首页 > 南北朝 > 正文

登临海峤初发强中作与从弟惠连见羊何共和之

来源:南北朝   点击:
谢灵运简介谢灵运(385年-433年),汉族,浙江会稽人,原为陈郡谢氏士族。东晋名将谢玄之孙,小名“

登临海峤初发强中作与从弟惠连见羊何共和之
作者:谢灵运   年代:南北朝

杪秋寻远山,山远行不近。
与子别山阿,含酸赴修轸。
中流袂就判,欲去情不忍。
顾望脰未悁,汀曲舟已隐。
隐汀绝望舟,骛棹逐惊流。
欲抑一生欢,并奔千里游。
日落当栖薄,系缆临江楼。
岂惟夕情敛,忆尔共淹留。
淹留昔时欢,复增今日叹。
兹情已分虑,况乃协悲端。
秋泉鸣北涧,哀猿响南峦。
戚戚新别心,凄凄久念攒!攒念攻别心,旦发清溪阴。
暝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
高高入云霓,还期那可寻?傥遇浮丘公,长绝子徽音。

诗文鉴赏

谢灵运简介

谢灵运(385年-433年),汉族,浙江会稽人,原为陈郡谢氏士族。东晋名将谢玄之孙,小名“客”,人称谢客。又以袭封康乐公,称谢康公、谢康乐。著名山水诗人,主要创作活动在刘宋时代,中国文学史上山水诗派的开创者。主要成就在于山水诗。由灵运始,山水诗乃成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大流派。....


公元428年宋文帝刘义隆元嘉五年谢灵运因文帝示意上表陈疾再次东归会稽故里
作品名称登临海峤初发彊中作与从弟惠连可见羊何共和之
创作年代南朝宋
文学体裁五言诗
作    者谢灵运
目录


1作品原文


2作品鉴赏


3作者简介

登临海峤初发彊中作与从弟惠连可见羊何共和之

杪秋寻远山山远行不近与子别山阿含酸赴修畛

中流袂就判欲去情不忍顾望脰未悁汀曲舟已隐

隐汀绝望舟骛棹逐惊流欲抑一生欢并奔千里游

日落当栖薄系缆临江楼岂惟夕情敛忆尔共淹留

淹留昔时欢复增今日叹兹情已分虑况乃协悲端

秋泉鸣北涧哀猿响南峦戚戚新别心凄凄久念攒

攒念攻别心旦发清溪阴暝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

高高入云霓还期那可寻傥遇浮丘公长绝子徽音 

当初文帝登基诛杀灵运宿敌徐羡之等谢客曾满怀希望就任秘书监丞与修晋书但宋帝所赏识谢灵运者不过是他的族望与文才实际上对他却心存疑忌因而可以慷慨地称誉灵运的诗书为二宝但却并不予以高位实权灵运意殊不平旷政游行默示抗议终于引来了这第二次的放归贬逐这次打击较之前番外放永嘉更为沉重绝望之余则更趋放荡宋书本传记灵运因父祖之资生业甚厚奴僮既众义故门生数百凿山浚湖功役无已寻山陟岭必造幽竣岩障千重莫不备尽登蹑常著木屐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去其后齿尝自始宁南山伐木开径直至临海从者数百人临海太守王琇惊骇谓为山贼徐知是灵运乃安纵情山水放荡形骸其实是内心幽愤外在的变态宣泄这一点唐人白居易看得最彻底谢公才廓落与世不相遇壮志郁不用须有所泄处泄为山水诗逸韵偕奇趣读谢灵运诗放荡越甚幽愤越深一旦与知己相对时就会表现出加倍的沉痛与热切此诗正可见出谢客放荡之下的庐山真面目

诗题中涉及三人谢惠连灵运族侄才悟绝伦谢氏家录曾记灵运与之相对辄得佳句传诵千古的池塘生春草句相传就是久思不谐梦见惠连而得之羊为羊璿之何即何长瑜早在初次归隐时何长瑜即与灵运交好而蒙赏誉此次再隐灵运与三者并颖川荀雍以文章赏会共为山泽之游时人谓之四友本传后人则称为谢客四友题中临海即今浙江天台在会稽西南为道教洞天彊中当即今浙江嵊县罅山下之彊口位于会稽与临海之间题意为将远登临海的尖山由彊中初发而作此诗赠堂弟惠连惠连如见羊璿之何长瑜可请二人一起和作注家每以题中临海一名而谓诗当作于宋书本传所说自始宁南山伐木开径直至临海时然而传所记为陆行诗所叙为水行故当作于此前宋书记谢何相交在初隐时而与羊璿之交在再隐后诗题羊何并题则定此诗作于再隐后开山前大抵不差灵运在嵊有石壁精舍为其南居所以此诗实由南居启行后作很可能是历游嵊县诸胜后初发远涉海峤之想

全诗三十二句八句一层凡四层

第一层写远游别弟两情依依之状起二句切题面登临海峤并点明时令深秋往寻远山山远行不近看似语意重复细味之可感到诗人矛盾的心情寻游之兴固佳然而想起行程遥远又不禁愁从中来与子别山阿两句点题面初发彊中且以含酸赴修畛将游兴与愁别的矛盾侧注到愁别中来离情是如此的深重往时携手联袂今日中流分别情怀依依舟已行而人犹引颈相望奈何舟行太速颈犹未酸行舟已隐没在曲屈的汀州之中了

第二层写惊流泛棹日落栖泊但离思无时或去往事都来心头前二句笔分两面隐汀绝望舟为送者设想从弟一定还伫立江岸望断去舟然而行者则已骛棹逐惊流骛棹急速行进的船在骇浪惊涛中心潮起伏了三四句合二为一用列子中公孙朝欲尽一生之欢穷当年之乐语说的是真想把一生的欢乐合在一起与从弟并作这一次的千里之游这是承上两相遥望而来很自然的想法旧注解为欲抑平生相与之欢而独为远游误甚既未明上下各二句的离合关系又分明忽略了并字但是分别已成事实并游之想徒为子虚千里独行愁思中不觉已夕阳西下当是泊舟栖息之时了寻寻觅觅诗人终于停舟系缆在临江楼下偏偏选中此地泊舟的理由不仅是因为黄昏当息更因为此地曾与从弟等同来共游故地独栖回忆当时的情景也是稍纾离思慰情聊胜无的办法

第三层承上申足别恨忆昔本为消愁但结果旧日共游之欢乐反而映现出今日独行的悲苦旧欢转成新愁不禁叹息频频这种无可排遣的愁怀本已使人劳心焦思更何况又逢这启人悲怨的深秋耳畔只听得秋泉活活哀猿嗷嗷悲愁断肠的秋声弥漫在夹江两岸闻此戚戚新别之心更引动了旧事万千都来心头

第四层力图从悲苦中振起拟想舟至剡中登游寻仙的情景以自遣诗人不堪新愁旧悲转相交煎的心情就计算起行程明日从鬼谷子修行的清溪出发傍晚就可到达浙东名胜剡中而后日清晨就可攀登势拔五岳掩赤城的天姥山了一旦在高出尘嚣的云霓中徜徉归期就将不复计虑也许此游有幸遇到接引汉代王子乔到嵩山为仙的古仙人浮丘公吧那么就更要与从弟永远分手了全诗在远游成仙的遐想中结束又仍含蕴着对从弟的怀恋正与开头远行惜别首尾呼应复杂的情思是喜还是悲是喜为主还是悲为要恐怕诗人自己也难以说清而读者则不妨见仁见智去慢慢品咂

不难看出此诗体制酷学曹植的名篇赠白马王彪彪为植之异母弟此诗则赠从弟惠连二人都受倾轧无法在朝廷存身而作远游灵运曾谓天下之才共一石曹植得八斗自己得一斗余一斗天下人共分之而由此诗可见灵运之心祈陈思不唯在仰其才更在于可引为同病相怜的隔代知音其愤而成篇赠白马王彪序的歌唱又一次证明了钟嵘所说谢诗共源出于陈思洵为慧眼独具

诗歌情景相生辗转入深又借顶真格联结上下章藉其缠绵回环的音声加强抒情效果也同于曹诗而语言之于古拙之中见淳厚如前析起句然更可见仿效之迹然而正如谢客学曹诸诗都并非邯郸学步一样此诗之于赠白马王彪也有所创新

二诗都转韵曹诗都押平声韵谢诗则平仄韵互转在音声的扬抑变化中更见掩抑之情这种韵法成为后世转韵五古的典型韵式

谢诗的构思与间架也更趋复杂从所要表达的情意看赠白马王彪是较单纯的骨肉相残宗臣去国之思悲愤苍凉而此诗则合远游的佳兴与离别的悲苦于一体离愁中还更暗蕴外贬的牢愁要将这些复杂的情思揉于一诗其结构势必不能如曹植那样一线单衍而运用了前析由游兴与行愁并起再侧注于行愁反复剀陈更由愁中所见秋景折到遐想游兴最后傥遇浮丘公长绝子徽音两句双收回应诗思就如游龙行空夭蜷连蜷在深曲中见慷慨之情较之建安诗更耐咀嚼

虚实详略的安排是此诗较曹诗精严的又一表现曹诗七章景物描写与抒情有所交叉但并非每章如此后半几乎全为抒情而此诗四章每章情景互转两相比较可见曹之有所交叉并非有意安排而谢之情景互转注重人工经营但是其情景的位置富于变化转换十分自然可见到了锤炼精工的境地篇中第三节的忆旧共增新愁一节尤可寻味反反复复是诗中之尤详者但详中有略并不铺写旧游景况只在感情的交战上做足文章令人读来就有回肠荡气之感如果加以铺陈则必转移全诗主线就会滞涩而累赘了这种略中详详中略较之曹诗之取材也更可见匠心作用

曹植与谢客都以高才疏放见称而其实又都是情感充沛而又深蕴之人当其与亲友相对时卸去了放诞的外衣而以赤子之心相向长歌当哭其感情其实热得烫人这也是中国士大夫的一种典型吧 

谢灵运

385~433晋宋间诗人原籍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生于会稽始宁今浙江上虞东晋名将谢玄之孙袭爵封康乐公世称谢康乐出身名门兼负才华但仕途坎坷为了摆脱政治烦恼常常放浪山水探奇览胜诗歌大部分描绘了他所到之处如永嘉会稽彭蠡等地的山水景物其中有不少自然清新的佳句从不同角度刻画自然景物给人以美的享受他的诗文大都是一半写景一半谈玄仍带有玄言诗的尾巴尽管如此谢灵运以他的创作丰富和开拓了诗的境界使山水的描写从玄言诗中独立了出来从而扭转了东晋以来的玄言诗风确立了山水诗的地位从此山水诗成为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一个流派他成为山水诗派的创始人有谢康乐集[3] 


上一篇:登石门最高顶诗
下一篇:江南弄 江南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