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唐朝 > 正文

同诸公登慈恩寺塔

来源:唐   点击:
这首诗,是杜甫在天宝十一载(752)秋天登慈恩寺塔写的。慈恩寺是唐高宗作太子时为他母亲而建,故称“慈

同诸公登慈恩寺塔
作者:杜甫   年代:唐

高标跨苍穹,烈风无时休。
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
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
仰穿龙蛇窟,始出枝撑幽。
七星在北户,河汉声西流。
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
秦山忽破碎,泾渭不可求。
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州。
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
惜哉瑶池饮,日晏昆仑丘。
黄鹄去不息,哀鸣何所投。
君看随阳雁,各有稻粱谋。


诗文鉴赏

作品赏析

  这首诗,是杜甫在天宝十一载(752)秋天登慈恩寺塔写的。慈恩寺是唐高宗作太子时为他母亲而建,故称“慈恩”,建于贞观二十一年(647)。塔是玄奘在永徽三年(652)建的,称大雁塔,共有六层。大足元年(701)改建,增高为七层,在今西安市东南。这首诗有个自注:“时高適、薛据先有此作。”此外,岑参、储光羲也写了诗。杜甫的这首是同题诸诗中的压卷之作。
  “高标跨苍穹,烈风无时休。”诗一开头就出语奇突,气概不凡。不说高塔而说高标,使人想起左思《蜀都赋》中“阳鸟回翼乎高标”句所描绘的直插天穹的树梢,又想起李白《蜀道难》中“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句所形容的高耸入云的峰顶。这里借“高标”极言塔高。不说苍天而说“苍穹”,即勾画出天象穹窿形。用一“跨”字,正和“苍穹”紧联。天是穹窿形的,所以就可“跨”在上面。这样夸张地写高还嫌不够,又引出“烈风”来衬托。风“烈”而且“无时休”,更见塔之极高。“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二句委婉言怀,不无愤世之慨。诗人不说受不了烈风的狂吹而引起百忧,而是推开一步,说自己不如旷达之士那么清逸风雅,登塔俯视神州,百感交集,心中翻滚起无穷无尽的忧虑。当时唐王朝表面上还是歌舞升平,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对烈风而生百忧,正是感触到这种政治危机所在。忧深虑远,为其他诸公之作所不能企及。
  接下去四句,抛开“百忧”,另起波澜,转而对寺塔建筑进行描绘。“方知”承“登兹”,细针密线,衔接紧凑。象教即佛教,佛教用形象来教人,故称“象教”。“冥搜”,意谓在高远幽深中探索,这里有冥思和想象的意思。“追”即“追攀”。由于塔是崇拜佛教的产物,这里塔便成了佛教力量的象征。“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二句,极赞寺塔建筑的奇伟宏雄,极言其巧夺天工,尽人间想象之妙。写到这里,又用惊人之笔,点明登塔,突出塔之奇险。“仰穿龙蛇窟”,沿着狭窄、曲折而幽深的阶梯向上攀登,如同穿过龙蛇的洞穴;“始出枝撑幽”,绕过塔内犬牙交错的幽暗梁栏,攀到塔的顶层,方才豁然开朗。此二句既照应“高标”,又引出塔顶远眺,行文自然而严谨。
  站在塔的最高层,宛如置身天宫仙阙。“七星在北户”,眼前仿佛看到北斗七星在北窗外闪烁;“河汉声西流”,耳边似乎响着银河水向西流淌的声音。银河既无水又无声,这里把它比作人间的河,引出水声,曲喻奇妙。二句写的是想象中的夜景。接着转过来写登临时的黄昏景色。“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交代时间是黄昏,时令是秋季。羲和是驾驶日车的神,相传他赶着六条龙拉着的车子,载着太阳在空中跑。作者在这里驰骋想象,把这个神话改造了一下,不是六条龙拉着太阳跑,而是羲和赶着太阳跑,他嫌太阳跑得慢,还用鞭子鞭打太阳,催它快跑。少昊,传说是黄帝的儿子,是主管秋天的神,他正在推行秋令,掌管着人间秋色。这两句点出登临正值清秋日暮的特定时分,为下面触景抒情酝酿了气氛。
  接下去写俯视所见,从而引起感慨,是全篇重点。“秦山忽破碎,泾渭不可求。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州?”诗人结合登塔所见来写,在写景中有所寄托。秦山指终南山和秦岭,在平地上望过去,只看到青苍的一片,而在塔上远眺,则群山大小相杂,高低起伏,大地好象被切成许多碎块。泾水浊,渭水清,然而从塔上望去分不清哪是泾水,哪是渭水,清浊混淆了。再看皇州(即首都长安),只看到朦胧一片。这四句写黄昏景象,却又另有含意,道出了山河破碎,清浊不分,京都朦胧,政治昏暗。这正和“百忧”呼应。《通鉴》:“(天宝十一载)上(玄宗)晚年自恃承平,以为天下无复可忧,遂深居禁中,专以声色自娱,悉委政事于(李)林甫。林甫媚事左右,迎会上意,以固其宠。杜绝言路,掩蔽聪明,以成其奸;妒贤疾能,排抑胜己,以保其位;屡起大狱,诛逐贵臣,以张其势。”“凡在相位十九年,养成天下之乱。”杜甫已经看到了这种情况,所以有百忧的感慨。
  以下八句是感事。正由于朝廷政治黑暗,危机四伏,所以追思唐太宗时代。“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塔在长安东南区,上文俯视长安是面向西北,现在南望苍梧,所以要“回首”。唐高祖号神尧皇帝,太宗受内禅,所以称虞舜。舜葬苍梧,比太宗的昭陵。云正愁,写昭陵上空的云仿佛也在为唐朝的政治昏乱发愁。一个“叫”字,正写出杜甫对太宗政治清明时代的深切怀念。下二句追昔,引出抚今:“惜哉瑶池饮,日晏昆仑丘。”瑶池饮,《穆天子传》卷四,记周穆王“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列子·周穆王》称周穆王“升昆仑之丘”,“遂宾于西王母,觞于瑶池之上”,“乃观日之所入”。这里借指唐玄宗与杨贵妃在骊山饮宴,过着荒淫的生活。日晏结合日落,比喻唐朝将陷入危乱。这就同秦山破碎四句呼应,申述所怀百忧。正由于玄宗把政事交给李林甫,李排抑贤能,所以“黄鹄去不息,哀鸣何所投”。贤能的人才一个接一个地受到排斥,只好离开朝廷,象黄鹄那样哀叫而无处可以投奔。最后,诗人愤慨地写道:“君看随阳雁,各有稻粱谋”,指斥那样趋炎附势的人,就象随着太阳温暖转徙的候鸟,只顾自我谋生,追逐私利。
  全诗有景有情,寓意深远。钱谦益说:“高标烈风,登兹百忧,岌岌乎有漂摇崩析之恐,正起兴也。泾渭不可求,长安不可辨,所以回首而思叫虞舜”,“瑶池日晏,言天下将乱,而宴乐之不可以为常也”,这就说明了全篇旨意。正因为如此,这首诗成为诗人前期创作中的一篇重要作品。  
(周振甫)
-----------------------
【鹤注】梁氏编在天宝十三载,不知何据,应在禄山陷京师之前,十载奏赋之后。原注:“时高适、薛据先有作。”《两京新记》:京城东第一街进昌坊慈恩寺,隋无漏寺故地。西院浮屠六级,高三百尺,永徽三年,沙门玄奘所立。《长安志》:慈恩寺在万年县东南八里。

  高标跨苍穹①,烈风无时休②。自非旷士怀③,登兹翻百优④。

  (首言塔不易登,领起全意。塔高,故凌风。百忧,悯世乱也。)

  ①《蜀都赋》:“阳鸟回翼乎高标。”《尔雅》:“穹苍苍,天也。”郭璞曰:“天形穹窿,其色苍苍。”丹元子《涉天歌》:“昭昭列象布苍穹。”②古乐府:“暮秋烈风起。”③鲍照诗:“安知旷士怀。”④王粲《登楼赋》:“登兹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此云翻百忧,盖翻其语也。《诗》:“逢此百忧。”

  方知象教力①,足可追冥搜②。仰穿龙蛇窟,始出枝撑幽多③。

  (此叙登塔之事。象教,建培者。冥搜,登塔者。穿窟出穴,所谓有冥搜也。【卢注】“磴道屈曲,如穿龙蛇之窟。历尽盘错,始出枝撑之幽。)

  ①王. 《头陀寺碑》:“正法既没,象教凌夷。”注:“象教,言为形象以教人也。”②孙绰《天台山赋序》:“夫非远寄冥搜,何肯遥想而存之。”谓此塔真可追攀而冥搜也。③王延寿《鲁灵光殿赋》:“枝撑权丫而斜据。”注:“枝撑,交木也。”黄山谷曰:塔下数级皆枝撑洞黑,出上级乃明。

  七星在北户①。河汉声西流②。羲和鞭白日③,少吴行清秋④。秦山忽破碎⑤,泾渭不可求⑥。俯视但一气⑦,焉能辨皇州⑧。

  (此记登塔之景。上四,仰观于天,见象纬之逼近。下四,俯视于地,见山川之微渺。总是极摹其高。星河夜景,西流,秋候之象。羲和昼景,鞭日,秋光短促也。忽破碎,谓大小错杂。不可求,谓清浊难分。皇州莫辨,薄暮阴翳矣。)①《史记·天官书》:“北斗七星,所谓璇玑玉衡以齐七政。”《春秋运斗枢》:斗,第一天枢,第二璇,第三玑,第四权,第五衡,第六开阳,第七瑶光。《吴都赋》:“开北户以向日。”②古诗:“河汉清且浅。”《广雅》:“天河谓之天汉,亦曰河汉。”魏文帝诗:“天汉回西流。”③《楚辞》:“吾令羲和弭节。”王逸注:“羲和,日驭也。”又:“白日昭只。”④《月令》:“盂秋之月,其帝少吴。”潘尼诗:“朱明送夏,少吴迎秋。”殷仲文诗:“独有清秋日。”⑤【朱注】秦山,指终南诸山。《广舆记》:蓝田有秦岭,乃南山之脊。若陇西秦山,与此相去甚远。贾谊《旱云赋》:“正云布而雷动兮,相击冲而破碎。”⑥《诗》:“泾以渭浊。”鲍照诗:“泾渭不可杂。”【鹤注】泾渭乃关西大川,韦朝宗引渭水入金光门,置漕于西市。⑦魏文帝诗:“俯视清水波。”《西征赋》:“化一气而甄三才。”⑧鲍照诗:”表里望皇州。”皇州,帝都也。

  回首叫虞舜①,苍梧云正愁②。惜哉瑶他饮,日晏昆仑丘③。黄鹤去不息,哀鸣何所投④。君看随阳雁⑤,各有稻粱谋。

  (末乃登塔有感,所谓百忧也。回首二句,思古,以虞舜苍梧比太宗昭陵也。惜哉二句,伤今,以王母瑶池比太真温泉也。【朱注】末以黄鸽哀呜自比,而叹谋生之不若阳雁,此盖优乱之词。此章前二段各四句,后二段各八句。)

  ①王粲诗:“回首望长安。”《杜诗博议》:高祖号神尧皇帝,太宗受内禅,故以虞舜方之。【朱注】《西京新记》载,兹恩寺浮屠前阶,立太宗《三藏圣教序》碑。回首叫舜,寓意在大宗。旧谓泛思古圣君者,非也。②《记》:“舜葬于苍梧之野。”《山海经》:“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中有九疑山,舜所葬,在长沙零陵界中。《文选注》:《归藏启筮》:“有白云出自苍梧,入于太梁。”谢眺诗:“云去苍梧野。”江总诗:“云愁数处黑。”③程嘉燧曰:明皇游宴骊山,皆贵妃从幸,故以日晏昆仑讽之。魏文帝诗:“惜哉时不遇。”《列子》:穆王升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遂宾于西王母,觞于瑶池之上,乃观日之所入,日行万里。鲍照诗:“夕饮乎瑶池。”《史记·张汤传》:“日晏,天子忘食。”④《韩诗外传》:田饶谓鲁哀公曰:“夫黄鹊一举千里,止君园池,啄君稻粱,君犹贵之,以其从来远也。故臣将去君,黄鹊举矣。”晋《黄鸽曲》:“黄鹄参天飞,半道还哀鸣。”沈约诗:“惊麏去不息。”⑤《禹贡》:“阳鸟攸居。”注:“随阳之鸟,鸿雁之属。”三山老人胡氏曰:此诗讥切天宝时事也。秦山忽破碎,喻人君失道也。泾渭不可求,言清浊不分也。焉能辨皇州,伤天下无纲纪文章,而上都亦然也。虞舜苍梧,思古圣君而不可得也。瑶池日晏,谓明皇方耽于淫乐而未已也。贤人君子,多去朝廷,故以黄鹄哀鸣比之。小人贪禄恋位,故以阳雁稻粱刺之。钱谦益曰:高标烈风,登兹百忧,岌岌乎有漂摇析崩之惧,正起兴也。焉能辨皇州,恐长安不可知,所以回首而叫虞舜。苍梧云正愁,犹太白云“长安不见使人愁”也。唐人多以王母喻贵妃。瑶池日晏,言天下将乱,而宴乐不可以为常也。

  同时诸公登塔,各有题咏。薛据诗已失传;岑、储两作.风秀熨贴,不愧名家;高达夫出之简净,品格亦自清坚。少陵则格法严整,气象峥嵘,音节悲壮,而俯仰高深之景,盱衡今古之识,感慨身世之怀,莫不曲尽篇中,真足压倒群贤,雄视千古矣。三家结语,未免拘束,致鲜后劲。杜于末幅,另开眼界,独辟思议,力量百倍于人。

  岑参诗云:“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登临出世界,磴道盘虚空。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下窥指高鸟,俯听闻惊风。连山若波涛,奔走似朝东。青松夹驰道,宫观何玲珑。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五陵北原上北原上,万古青濛濛。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

  储光羲诗云,“金祠起真宇,直上青云垂。地静我亦闻,登之秋清时。苍芜宜春苑,片碧昆明池。谁道天汉高,逍遥方在兹。虚形宾大极,携手行翠微。雷雨傍杳冥,鬼神中躨跜。灵变在倏忽,莫能穷天涯。冠上阊阖开,履下鸿雁飞。宫室低逦迆,群山小参差。俯仰宇宙空,庶几了义归。崱■非大厦,久居亦以危。”

  高适诗云:“香界泯群有,浮图岂诸相。登临骇孤高,披拂欣大壮。言是羽翼生,回出虚空上。顿疑身世别,乃觉形神王。宫阙皆户前,山河尽檐向。秋风昨夜至,秦塞多清旷。千里何苍苍,五陵郁相望。盛时惭阮步,末宦知周防。输效独无因,斯焉可游放。”

-----------仇兆鳌 《杜诗详注》-----------
本站部分赏析内容来自网络或网友提供,旨在弘扬中华文化,仅用于学习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无法考证,如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邮箱:service@reader8.cn


同诸公登慈恩寺塔是中国唐代伟大诗人杜甫前期的作品是杜甫在天宝十一年752年秋天登慈恩寺塔写的此诗通过登临高塔之所见所想表达对政治时局的忧虑和感慨全诗有景有情寓意深远
作品名称同诸公登慈恩寺塔
创作年代盛唐
作品出处《全唐诗》
文学体裁五言古诗
作    者杜甫
目录


1作品原文


2注释译文


? 词句注释
? 白话译文


3创作背景


4作品鉴赏


? 文学赏析
? 名家点评

同诸公登慈恩寺塔1

高标跨苍天2烈风无时休3

自非旷士怀4登兹翻百忧5

方知象教力6足可追冥搜7

仰穿龙蛇窟8始出枝撑幽9

七星在北户10河汉声西流11

羲和鞭白日12少昊行清秋13

秦山忽破碎14泾渭不可求15

俯视但一气16焉能辨皇州17

回首叫虞舜18苍梧云正愁19

惜哉瑶池饮日晏昆仑丘20

黄鹄去不息21哀鸣何所投

君看随阳雁22各有稻粱谋23 


词句注释

1此诗题下原注时高适薛据先有此作同即和诸公指高适薛据岑参储光羲慈恩寺塔即大雁塔为新进士题名之处唐高宗永徽三年652年玄奘法师所建在今陕西西安市和平门外八里处现有七层高六十四米

2标高耸之物高标指慈恩寺塔苍天青天天一作穹

3烈风大而猛的风休停息

4旷士旷达出世的人旷一作壮

5兹此翻反而

6象教佛祖释迪牟尼说法时常借形象以教人故佛教又有象教之称佛塔即是佛教的象征

7足一作立冥搜即探幽

8龙蛇窟形容塔内磴道的弯曲和狭窄

9出一作惊枝撑指塔中交错的支柱幽幽暗

10七星北斗七星属大熊星座北户一作户北

11河汉银河

12羲和古代神话中为太阳驾车的神鞭白日言日行之快如鞭促赶

13少昊古代神话中司秋之神

14秦山指长安以南的终南山山为秦岭山脉一部分故云秦山破碎终南诸峰大小错综登高眺望山峦如破碎

15泾渭泾水和渭水不可求难辨清浊

16但只是一气一片朦胧不清的样子

17焉能怎能皇州京城长安

18虞舜虞是传说中远古部落名即有虞氏舜为其领袖故称虞舜

19苍梧相传舜征有苗崩于苍梧之野葬于九疑山在今湖南宁远县南见礼记·檀弓上史记·五帝本纪这里用以比拟葬唐太宗的昭陵唐太宗受内禅于高祖李渊高祖号神尧皇帝尧禅位于舜故以舜喻唐太宗

20惜哉二句列子·周穆王穆王升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遂宾于西王母觞于瑶池之上穆天子传卷四记周穆王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此喻指唐玄宗与杨贵妃游宴骊山荒淫无度饮一作燕晏晚

21黄鹄hú 即天鹅善飞一举千里去不息远走高飞

22随阳雁雁为候鸟秋由北而南春由南而北故称此喻趋炎附势者

23稻粱谋本指禽鸟觅取食物的方法此喻小人谋取利禄的打算  


白话译文

慈恩寺塔高超出青天之外劲风吹个不停

假若没有心胸开阔之人的胸怀登上此楼反而会触景生情生出许多忧愁

登上慈恩寺塔极目远驰方知佛教的威力之大足可以构思佳作探寻胜境

仰面穿过弯曲的磴道方才走出支木交错的暗处终于登上顶层

夜间在塔上仰观北斗七星好像在塔的北窗口耳边仿佛听到银河的水声向西流动

白日登塔仰视天空那羲和鞭赶太阳迅速西进秋神少昊给人间带来了清秋

俯看终南诸山忽若破碎成块泾渭之水也难分清浊

从上往下一眼望去只是一片空蒙哪还能辨出那里是都城长安呢

回过头去呼唤一代英主虞舜大帝只见虞舜的寝陵苍梧之地正生起一片愁云

痛惜啊当年穆王与王母在昆仑瑶池饮酒作乐竟然喝到夜幕降临到昆仑山头

黄鹄不停地一个个远走高飞哀哀鸣叫不止不知前去投向何方

你们看那些追阳逐暖的群雁各自有着谋取稻梁的术算[3] 

这首诗是杜甫在天宝十一年752年秋天登慈恩寺塔写的慈恩寺是唐太宗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太子李治为纪念他的母亲文德皇后所建寺在当时长安东南区晋昌坊唐高宗永徽三年652年三藏法师玄奘在寺中建塔即慈恩寺塔又名大雁塔塔共有六层武则天大足元年701年改建增高为七层在今西安市东南当时高适薛据岑参储光羲均登大雁塔每人赋诗一首今薛据诗已失传杜甫的这首诗是同题诸诗中的压卷之作 


文学赏析

高标跨苍穹烈风无时休诗一开头就出语奇突气概不凡不说高塔而说高标使人想起左思蜀都赋中阳鸟回翼乎高标句所描绘的直插天穹的树梢又使人想起李白蜀道难中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句所形容的高耸入云的峰顶这里借高标极言塔高不说苍天而说苍穹即勾画出天像穹窿形用一跨字正和苍穹紧联天是穹窿形的所以就可跨在上面这样夸张地写高还嫌不够又引出烈风来衬托风烈而且无时休更见塔之极高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二句委婉言怀不无愤世之慨诗人不说受不了烈风的狂吹而引起百忧而是推开一步说他自己不如旷达之士那么清逸风雅登塔俯视神州百感交集心中翻滚起无穷无尽的忧虑当时唐王朝表面上还是歌舞升平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对烈风而生百忧正是感触到这种政治危机所在忧深虑远为其他诸公之作所不能企及

接下去四句抛开百忧另起波澜转而对寺塔建筑进行描绘方知承登兹细针密线衔接紧凑象教即佛教佛教用形象来教人故称象教冥搜意谓在高远幽深中探索这里有冥思和想象的意思追即追攀由于塔是崇拜佛教的产物这里塔便成了佛教力量的象征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二句极赞寺塔建筑的奇伟宏雄极言其巧夺天工尽人间想象之妙写到这里又用惊人之笔点明登塔突出塔之奇险仰穿龙蛇窟沿着狭窄曲折而幽深的阶梯向上攀登如同穿过龙蛇的洞穴始出枝撑幽绕过塔内犬牙交错的幽暗梁栏攀到塔的顶层方才豁然开朗此二句既照应高标又引出塔顶远眺行文自然而严谨

诗人站在塔的最高层宛如置身天宫仙阙七星在北户他眼前仿佛看到北斗七星在北窗外闪烁河汉声西流耳边似乎响着银河水向西流淌的声音银河既无水又无声这里把它比作人间的河引出水声曲喻奇妙二句写的是想象中的夜景接着转过来写登临时的黄昏景色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交代时间是黄昏时令是秋季羲和是驾驶日车的神相传他赶着六条龙拉着的车子载着太阳在空中跑作者在这里驰骋想象把这个神话改造了一下不是六条龙拉着太阳跑而是羲和赶着太阳跑他嫌太阳跑得慢还用鞭子鞭打太阳催它快跑少昊传说是黄帝的儿子是主管秋天的神他正在推行秋令掌管着人间秋色这两句点出登临正值清秋日暮的特定时分为下面触景抒情酝酿了气氛

接下去写俯视所见从而引起感慨是全篇重点秦山忽破碎泾渭不可求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州诗人结合登塔所见来写在写景中有所寄托在平地上从终南山和秦岭望过去只看到秦山青苍的一片而在塔上远眺则群山大小相杂高低起伏大地好像被切成许多碎块泾水浊渭水清然而从塔上望去分不清哪是泾水哪是渭水清浊混淆了再看皇州即首都长安只看到朦胧一片这四句写黄昏景象却又另有含意道出了山河破碎清浊不分京都朦胧政治昏暗这正和百忧呼应资治通鉴天宝十一载上玄宗晚年自恃承平以为天下无复可忧遂深居禁中专以声色自娱悉委政事于李林甫林甫媚事左右迎会上意以固其宠杜绝言路掩蔽聪明以成其奸妒贤疾能排抑胜己以保其位屡起大狱诛逐贵臣以张其势凡在相位十九年养成天下之乱杜甫已经看到了这种情况所以有百忧的感慨

以下八句是感事正由于朝廷政治黑暗危机四伏所以追思唐太宗时代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塔在长安东南区上文俯视长安是面向西北诗人南望苍梧所以要回首唐高祖号神尧皇帝太宗受内禅所以称虞舜舜葬苍梧比太宗的昭陵云正愁写昭陵上空的云仿佛也在为唐朝的政治昏乱发愁一个叫字正写出杜甫对太宗政治清明时代的深切怀念下二句追昔引出抚今惜哉瑶池饮日晏昆仑丘瑶池饮这里借指唐玄宗与杨贵妃在骊山饮宴过着荒淫的生活日晏结合日落比喻唐朝将陷入危乱这就同秦山破碎四句呼应申述所怀百忧正由于玄宗把政事交给李林甫李排抑贤能所以黄鹄去不息哀鸣何所投贤能的人才一个接一个地受到排斥只好离开朝廷像黄鹄那样哀叫而无处可以投奔最后诗人愤慨地写道君看随阳雁各有稻粱谋指斥那样趋炎附势的人就像随着太阳温暖转徙的候鸟只顾自我谋生追逐私利

全诗有景有情寓意深远钱谦益认为此诗言天下将乱宴乐不可以为常这就说明了全篇旨意正因为如此这首诗成为诗人前期创作中的一篇重要作品 


名家点评

张戒登慈恩寺塔首云高标跨苍天烈风无时休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不待云千里千仞小举足头目旋而穷高极远之状可喜可愕之趣超轶绝尘而不可及也七星在北户河汉声西流羲和鞭白日少吴行清秋视东坡侧身引导之句陋矣秦山忽破碎泾渭不可求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州岂特邑屋如蚁冢蔽亏尘雾间山林城郭漠漠一形市人鸦鹊浩浩一声而已哉人才有分限不可强乃如此岁寒堂诗话

周珽范梈曰承以烈风无时休五字今人能之否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游观寺诗十字同到周启琦曰力可搏犀缚象陆时雍曰登高望远一往寄情无限钱光绣曰淹密尽临眺之神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王嗣奭钟云登望诗不独雄旷有一段精理冥悟所谓令人发深省也又评旷士冥搜句云他人于此能作气象语不能作此性情语余谓信手乎平写去而自然雄超非力敌造化者不能如高标句气象语也谁能接以烈风无时休又谁能转以旷士怀翻百忧然出之殊不费力七星北户河汉西流已奇而用一声字尤妙秦山近在塔下故云忽破碎真是奇语……末后黄鹄四句若与塔不相关而实塔上所见语似平淡而力未尝弱亦以见旷上之怀性情之诗也君看正照题面诸公其缜密如此杜臆

钱谦益高标烈风登兹百忧岌岌乎有漂摇崩折之恐正起兴也泾渭不可求长安不可辨所以回首而思叫虞舜苍梧云正愁犹太白云长安不见使人愁也唐人多以王母喻贵妃瑶池日晏言天下将乱而宴乐之不可为常也钱注杜诗

仇兆鳌同时诸公登塔各有题咏薛据诗已失传岑储两作风秀熨贴不愧名家高达夫出之简净品格亦自清坚少陵则格法严整气象峥嵘音节悲壮而俯仰高深之景盱衡今古之识感慨身世之怀莫不曲尽篇中真足压倒群贤雄视千古矣三家结语未免拘束致鲜后劲杜于末幅另开眼界独辟思议力量百倍于人杜诗详注

何焯此下按指回首叫虞舜以下意有所托即所谓登兹翻百忧也身世之感无所不包却只说塔前所见别无痕迹所以为风人之旨义门读书记

沈德潜后半回首以下胸中郁郁硉硉不敢显岂故托隐语出之以上皆实境也钱牧斋谓通体皆属比语恐穿凿无味唐诗别裁

杨伦凭空写意中语入便尔耸特亦早伏后一段前半写尽穷高极远可喜可愕之趣入后尤觉对此茫茫百端交集所谓泽涵汪茫千汇万状者于此见之视同时诸作其气魄力最自足压倒群贤雄视千古李子德云岑作高公作大岑作秀公作奇杜诗镜铨

黄子云嘉州与少陵同赋慈恩塔诗岑有秋色正西来苍然满关中五陵北原上万古青濛濛四语洵称奇伟而上下文不称末乃逃入释氏不脱伧父伎俩而少陵自首至结一气横厉无前纵越绳墨之外激昂霄汉之表其不可同年而语明矣野鸿诗的[4] 


上一篇:日暮
下一篇:晚晴

觉得不错,别忘记分享哦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